神的補償與恢復

洪曉華 (2014.6.8)

五月份的禱告會,牧師帶領大家禱告,針對台灣曾被日本殖民,求神啟示自己的家族與日本之間的魂結,並且砍斷。特別講解可能有自卑、受害者情結、逃避、說謊、悖逆等。在現象界中有可能是仇日或是哈日的態度。

我在聽這個內容時,悟性上面沒有想法或感覺,不知道我的家族與日本之間有什麼關係;除了記得以前奶奶曾提過,日本人統治時,治安很好,​因為是警察國家​,其他沒什麼概念。一開始不知道如何禱告,因此就以方言禱告,求神啟示。不久後,有一些意念跑了出來,我把它記下來,分別是:殘暴殺害、詭詐殺害。我自己有點驚訝!愈禱告,裡面有一股很強烈的情緒湧了出來,極為憤怒,有一個極大的仇恨在胸口,又強、又有力。我後來寫下了:仇恨日本人。在禱告中,我開始知道為什麼家族對於日本有這麼強的仇恨。我的父親是遺腹子,他的父親為日軍出征。然後,奶奶就收到日本人通知,爺爺死了!沒有其他細節。大約50年後,奶奶才收到一筆來自日本政府象徵性的撫恤金-40萬台幣。我的父親在母腹中就失去父親的遮蓋、保護、供應、教養等等。在我的記憶與意識中,我們家沒有爺爺這號人物。印象中,奶奶從來沒有講過爺爺的事。從小到大,爸爸常講的事是自己白手起家,打不倒的故事。這幾年,爸爸年紀大了,經常講的事,反而是他從小沒有父親遮蓋辛苦與委屈的成長過程。

我代表我的家族作認同性的禱告,饒恕日本政府、日本軍閥,並且砍斷家族與日本之間的魂結,包括搶奪、壓制、死亡、貧窮、無父、恐懼、羞恥、自卑等,求神釋放我的家族得自由,並重新建立在神的國度中,這個家族的自我價值與形象。之後,我領受要為家族求「叫耶穌從死裡復活者的靈充滿澆灌我的家族」。在禱告的過程中,牧師提醒要為家族參與日本作為認罪悔改。我也為爺爺被日本徵為軍伕,在戰爭時流人血,代表整個家族向神認罪悔改,並砍斷一切因此帶來的咒詛。
接下來,我領受要為家族禱告「父神的愛」。我在以方言禱告時,靈裡有一個很確定的領受,就是神會補還一切。我的家族以及每個成員,因為日本政府的作為而失去的,神定會恢復、補償。當時我的悟性覺得這個領受很奇妙,神要如何補償呢?但我的靈裡很喜樂並相信,是的,祂有辦法,也必定完全補還。

感謝神,將隱藏的事顯明出來,並救贖我家族脫離咒詛。在這個禱告之後,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從來都不喜歡日本。我喜歡到世界各地自助旅行,但日本從來都不在我的名單上。我常說,我才不會自己花錢去日本。感謝神的愛與更新、恢復大能。我相信並接受祂所應許,要將我的家族過去所失去的,完全補還給我們。